荔枝app登记表直播在线观看

突然现身的林云,让魔焰宗的两名弟子眼中闪过抹惊讶,不过看他只有玄武八重初期的修为。

眼中神色,立刻就嚣张了起来,冷哼道:“凌霄剑阁的人,也敢我们魔焰宗的事。”

“识趣点赶紧滚,否则打碎你的每一寸骨头,再以炎魔之火,灼烧你的每一片肌肤,让你尝尽我魔焰宗所有折磨人的手段。”

两人面露不屑,盯着林云,阴冷的笑道。

后方玄武九重修为的灰衣青年,眼中闪过不悦,淡淡的道:“一个凌霄剑阁的弟子,杀了就杀了,废话这么多做什么,直接动手。”

“很好,我也不喜欢废话。”

林云眼中神色锋芒肆意,半步先天剑意,在一瞬间骤然爆发。

地面上零散的落叶,无端端,腾空而起,犹如利刃,呼啸不停。在这剑意张扬,狂风乱舞之下,林云扬手一挥,拔剑出鞘。一道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剑光,与漫天落叶中,陡然绽放。

像是天上的明月坠落在林云身上,有好像他本来就一轮皓月,今朝尘尽,光照万里,万万里山河如画,画中有不散的豪情不灭的热血。

水月剑法,皓月之光!

在这媲美皓月之辉的剑芒下,魔焰宗两名弟子,当场吓得脸色惨白。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就这在一剑皓月之光下,当场化为团血雾,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。

后方稍远的灰衣青年,眼中闪过一抹极度惊愕的神色,慌忙之中,连忙凝聚真元来抵挡这抹剑光。

夏天的风吹过耳畔犹如在说悄悄话

可这抹剑光呼啸而去,堂堂正正,光明磊落,浩荡之光,与月同辉。瞬间便将他震飞出去,凝聚出来的护体真元,被剑芒碾为粉末,嘴角溢出丝血渍。

“可恶……”

灰衣青年起身后,大怒不已,朝着林云快步冲杀了过来。

哗!

只是他才勉强走出三步,身体由内到外爆出七八道剑光,双目大睁,在鲜血飞溅中不甘的倒了下去。

同门的凌燕,能挡住他的皓月之光不死,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做到。

何况,眼下的林云,早已非当日与凌燕作战的那个林云。实力精进,何止一倍有余。

收剑归鞘,藏在暗处封野,瞧得如此一幕,心中无比震撼。

这魔焰宗的三人,他也能杀,可向林云这般。扬手一剑,毫无留情的碾压掉,他自问没法做到。

一念之间,顿时绝了和林云的交手的打算,这个人还是不要惹的好。

如此想着,封野脸上堆起抹笑意,起身一跃落在林云身边,道:“小子,这女人你打算怎么办?”

林云回身看去,就见衣不遮体的柳月,正惊慌失措的看向自己。

眼中神色,有错愕有惊慌,还有一丝不敢置信。

呼!

在储物袋上,轻轻一拍,林云丢出一件大衣遮在其身上。

“走啦。”

回身将封野一拉,径直离去。

“小子,你拉我做什么,大爷还没看够呢……”

封野一双眼睛,贼溜溜的在柳月身上打转,被林云拉走的他十分不满的吼道。

柳月起身抓着林云丢来的外套,神色复杂,半响才喊道:“林云!”

“何事?”

林云脚步微顿,没有转身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很简单的三个字,可对柳月来说,却无比复杂,甚至有些艰难才说出口。

“一剑之事,何足言谢。”

林云摆摆手,继续朝前走去。

这柳月与他虽说有些恩怨,可到底是个女人。遇到如此事,是个男人就该立刻站出来,不该有所犹豫才行。

男人行于世,坦荡二字,最重要。宵小之徒,杀了也就杀了。

身后柳月,闻听此言,脸色微怔,一剑之事。

或者,许多自己看来天大的羞辱和恩怨,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一剑之事吧。

可怜自己,却纠缠不清,记恨难忘。

却没料到,最绝望无助之时,会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出手相救。

又是几日光景过去,离那黑莲光柱的距离,越发接近。路上遇到的宗门弟子,数量渐渐多了起来,大伙相互警惕,都未有动手的打算。

显得十分谨慎,显然黑莲宝殿开启前,都不愿发生冲突,浪费精力。

若是宝殿开启,却拖着伤重之躯进去,无疑是极为愚蠢的。

靠近之后,才发现这黑色的光柱,笼罩在一片辽阔的寒湖上。湖面波澜不起,水波不惊,平静的有些吓人。

光芒笼罩下,只能看到一座宝殿的轮廓,看到任何细节。

蹭蹭蹭!

眼看着,再过两天就能接近这黑莲湖,一群人风尘仆仆的朝着林云和封野赶了过来。

靠近之后,才发现都不是百兽门的弟子,与封野一样,长相粗犷,生的魁梧壮硕。

封野咧嘴笑道:“我百兽门的弟子果然强悍,在这魔莲秘境中,居然一个都没死。”

魔莲秘境,超高死亡率,不知多少宗门子弟军覆没,死的一个都不剩。

百兽门,能够保持员完整,确实不简单。

“师兄,这小子是谁。”

百兽门几名弟子,兴奋的与封野打过招呼,目光疑惑的落在林云身上。

封野眼中闪过抹光芒,笑道:“这是师兄,新收的小弟。”

“啧啧,师兄,你这眼光不行啊,收的小弟实力好像不怎么样?”

“确实不咋地,才玄武八重初期的修为,小子叫什么名字,给我们说一下吧。”

几人大大咧咧,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林云。

封野瞧见林云脸上,似笑非笑的脸色,连忙出言制止,看向林云道:“你小子也赶紧走吧,黑莲宝殿,最好别在遇上我。”

他被林云洗劫了一遍,心中终究有些不爽。

眼下同门聚集,可想到林云一剑斩杀三名魔焰宗弟子的画面,心里还是有些打鼓,不敢贸然动手。

林云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封野,淡然一笑,转身离去。

这封野还算识趣,没对他出手,否则他也只能大开杀戒了。

眼下,黑莲宝殿四方,翘楚云集。凌霄剑阁的师兄弟,只怕也在这附近,刚好趁此机会与他们汇合。

辽阔的黑莲湖边,各大宗门的弟子,都在养精蓄锐,等待着黑光消散,宝殿现世。

彼此间,即便有过恩怨,也都暂时忍耐没有出手。

可岸边,却仍有一场打斗,正在激烈的发生,引得各方瞩目,都饶有兴趣的看着。

三名身穿混元门服饰的弟子,围攻一人,拳芒激荡中,剑影纵横。

那被围之人,剑法极为了得,一身剑势,凌厉无匹。一手灼阳剑法,声威惊人,浑身上下绽放的剑光,犹如灼热的骄阳,剑光凝聚,璀璨刺目。

即便放在高手如云的魔莲秘境,此等实力,也足以横行无忌,大杀四方了。

可惜……围殴他的三人,同样了得。

俱是混元门的核心弟子,修为与他一样,都是玄武九重。浑身气血翻腾,像是上古猛兽,拳芒炸裂间中,像是古老的战鼎在剧烈的碰撞。

以三对一之下,优势十分明显。

“嘿嘿,是混元门和凌霄剑阁的弟子……”

“这两个宗门真是死对头啊,黑莲宝殿都要开启了,见面之后,还是要大打出手。”

“那剑客好像是凌霄剑阁的陈玄钧,这手灼阳剑法,只怕早已大成。”

“不过还是难逃一死,混元门可是以三对一,群殴之下,岂有活路。”

诸多宗门的弟子,见得两宗核心高手对战,乐得于此。最好是,两败俱伤,同归于尽,这样宝殿开启无形中就少了好几名竞争对手。

“章炎、赵泉、萧明,你们混元门的人,都是如此卑鄙吗?这么喜欢以多打少,有本事与我一对一!”

陈玄钧面色阴沉,冷声喝道。

“嘿嘿,陈玄钧你就别啰嗦了,对付你们凌霄剑阁的人,还需要讲什么道义?”

“一对一?陈玄钧,你想的倒是挺美。”

“也别怪我等心狠手辣,怪你怪你凌霄剑阁剑法太差,怪你自己,学艺不精!”

混元门三名核心弟子,面露不屑,丝毫没有理会陈玄钧的挑衅,不上他的当。

能围殴解决的事,何必一对一,若死在对方剑下岂不是亏大了。

这笔买卖,三人算的还是颇为清楚。

“灼阳剑,大日之光!”

面对这三名,实力只是稍逊自己的混元门核心弟子,陈玄钧将浑身真元运转到极致。茫茫剑势凝聚在周身,迸射出一道璀璨如大日般的剑光,剑芒激荡,有种煌煌大日镇压下来的感觉。

章炎三人眼中闪过抹诧异,显然没料到,陈玄钧的实力如此之强。

不过也未慌张,各自冷笑一声,并列在一起。

等那剑光将要落下时,古老的龙象之力弥漫身,同时出言爆吼起来。

炎云拳,怒焰燃烧!

三人浑身龙象之力弥漫在一起,毫无征兆燃烧起来,凝聚成一片茫茫云海。烟云笼罩,刚猛的拳威,像是愤怒而狂暴的火焰,燃烧不止,沸腾不熄。

等到三人腾空而起,竟然衍化出龙马奔腾之势,直冲那璀璨剑芒而去。

砰砰砰!

狂暴的拳芒,轰击在这剑芒之下,震的空中爆响连连,璀璨剑势,出现一丝丝裂缝,渐渐龟裂开来。

咔擦!

片刻后,剑芒轰然碎裂,陈玄钧吐出口鲜血,被震伤出去。

一己之力,真元比拼上,差距终究是太大。

饶是他剑法惊人,也无事于补,回天乏力。

章炎三人面色冷漠,眼中寒芒四溢:“陈玄钧,今日算你倒霉了。没遇见林云,只能先拿你开刀了,你放心,等你死后,你那些师弟师妹都会下去给陪你的。”

“休想!”

陈玄钧暴怒而起,不过刚刚起身,便再中一拳,被轰得肋骨尽断。

“去死吧!”

嘴角勾起抹狰狞的笑意,章炎腾空而起,便欲再补一拳。

呼哧!

就在电光火石之间,一柄长剑,刺破半空,化为惊鸿落下。

嘭!

章炎的拳芒,轰在这剑身上,茫茫剑意激荡之下,竟将他硬生生震了过去。

铿锵!

长剑末入地面半寸,剑身不停的颤抖,锋芒凌厉让人震耳欲聋的剑鸣之音,连绵不止,回荡四方。

“好强的剑意!”

不仅是混元门的三人,附近其他的宗门的弟子,挺大铮鸣不止的剑音,眼中都露出震撼不已的神色。

是谁?

几人连忙抬头看去,就见昏暗的天空下,一名少年青衫长袍,身背剑匣,缓缓走来。

少年扬眉一挑,黄沙不止的荒原上,似有一轮朝阳,如火而升。

百度搜索<b> 一世独尊 天涯 </b>或<b> 一世独尊 天涯在线书库 </b>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.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