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在线官网下载

唐果往嘴里塞了一块红烧肉,用事实向她妈证明,她真没有减肥,哪个减肥的人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吃肉肉?

“金奖跟一等奖差不多吧,名次上好听一点。一等奖年年有,金奖不是年年有,然后金奖跟一等奖一样,都可以在中考的时候,加一分。”

陈婕眼睛一亮:“意思是,金奖比一等奖好?”

哪个奖高级,陈婕还是会听的。

唐德良不关心哪个奖高,他关心的是加分问题:“你今天参加的那个什么书法比赛,是中考可以加分的那一种?”

“嗯。”

唐德良皱眉,中考可以加分的比赛,怎么也不算垃圾啊:“你确定,你得的那个奖,可以加一分?”

“确定,老师说的,不会有错。”

陈婕超惊喜的:“果果,既然你得了家,你怎么没告诉我。早知道……我应该多买点菜,好好庆祝一下的!”

女儿能参加比赛,陈婕已经很高兴了。

现在知道女儿还拿了大奖,陈婕是再高兴不过了。

唐果凉凉地瞥了唐德良一眼:“也不是多了不起的事儿,有什么好庆祝的。去参加书法比赛,我完是当作兴趣,周末放松一下而已。”

唐雨辰TYC清纯可爱甜美萌动

虽然不知道吴臻臻对唐德良说了什么,但唐果还是能猜到个大概。

吴臻臻这么贬低书法比赛,唐果干脆也一副无所谓的语气。

因为唐果知道,她再无所谓,只要比赛得奖可以给中考加分,唐德良就不会轻视这个比赛。

果然,唐德良收起了那一副嘲弄的表情,脸色缓了不少:“这事儿你妈说得对,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。中考能加分的比赛,怎么可能是不重要的比赛。老师让你参加,就是相信你的实力。唐果,你做得很好。”

“呵……”

被唐德良表扬了,唐果一点都不高兴。

“没关系,今天晚了,也买不着什么好菜了。明天一大菜,我去买个大蹄髈。”陈婕可不晓得唐果跟唐德良的眉眼官司,“对了果果,你明天还有一场比赛是吧?”

唐果:“嗯。”

唐德良:“还有比赛,也是中考能加分的那种比赛?”

陈婕:“肯定是啊。”

唐果没反驳。

看到唐果这个态度,唐德良纳闷了:“中考可以加分的比赛,怎么都让你去参加?”

“难道你们学校没人参加了?”那帮学生是傻了吗?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要?

陈婕白了唐德良一眼:“你也说了,中考可以加分的比赛,怎么可能没有人参加。老师让果果去,肯定是果果表现好呗!”

女儿好不容易出息了,上进了,怎么又说这种话来怀疑女儿?

唐德良没搭理陈婕:“明天你参加什么比赛?”

“算术比赛。”

“……”唐德良皱着眉毛不说话,如果说,书法比赛听上去不算是正经比赛的话,那算术比赛肯定是正经比赛了。

算术比赛,这一听就跟数学有关系啊。

所以,书法比赛就算了,怎么算术比赛了,还是让唐果去呢?

忍了半天,唐德良没忍住:“你的成绩都那样了,你们老师还让你参加算术比赛?吴臻臻成绩可比你好多了,她……她都参加了什么比赛?”

臻臻好像没跟他提过,自己要参加比赛的事情啊。

以往,只要学校里有点什么事情,臻臻可喜欢跟他这个爸爸分享了。

这一次,臻臻怎么提也没有提?

唐果直接告诉唐德良:“老师没让她参加比赛,一个都没有。”

“不可能!”你都能参加比赛,臻臻成绩比你好,怎么就不能去了?

唐果冷笑:“想知道为什么?你可以打电话问孟老师啊,孟老师的电话,你又不是没有。”

“打就打!”

他必须弄清楚,别是上次“早恋”的事情,让孟老师对臻臻的印象变坏,导致了孟老师把所有的机会给了唐果做补偿,然后对臻臻不公平了。

唐德良说到做到,饭都不吃,去给孟老师打电话了。

一时间,陈婕的脸都黑了:“我们自家的孩子能参加比赛,又拿到奖了,这就够了。别人家的孩子为什么不能参加,要你爸管?你爸真的是越来越糊涂,做事越来越不靠谱了!”

就唐德良这个样子,难怪果果对唐德良一点都不亲,对着唐德良的时候,没半点对着亲爸的态度。

之前陈婕还为难,觉得唐果太小孩子脾气,倔得厉害。

现在,她倒是觉得,唐果之所以会这样,问题大多都出在唐德良的身上。

谁会喜欢一个关心别人家的孩子多过关心自己的爸爸?

唐果一副无动于衷、习以为常的样子,夹了筷肉进陈婕的碗里:“妈,不管他,我们吃饭。”

唐德良能是个糊涂、吃亏的主儿吗?

吴臻臻可是他亲闺女,他这么关心吴臻臻那才叫正常呢。

唐德良急冲冲地进屋打电话,很快黑着一张脸出来:“唐果,吴臻臻的表现还没你好?”

想到孟老师说的话,唐德良心里就来气。

孟老师竟然说,让唐果参加这次的比赛可以拿奖回来,派吴臻臻去就只能空手而回。

这怎么可能!

臻臻的成绩还班级第五到第三呢。

唐果一个垫底的,表现怎么可能比臻臻好,孟老师说这话,确定没疯吗?

唐果嚼着嘴里香香的红烧肉:“让哪个学生去参加比赛,都是老师说了算。吴臻臻的表现比我好还是比我差,我说了不算。”

“那肯定是不及咱家果果啊!”

陈婕理所当然地接话:“咱家果果这才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吧,就拿了一个比一等奖还厉害的金奖。那个什么吴臻臻,不是那种成绩好的学生吗?别告诉我,她以前没参加过比赛啊。”

唐德良忍不住小声道:“参加过。”而且还参加了不少,什么奥数竞争之类的。

就因为两个女儿,一个女儿天天没事,另一个女儿天天参加这样、那样的比赛,渐渐的,唐德良的心就偏向吴臻臻,觉得唐果不可能有出息了。

陈婕:“她参加过,那她得过奖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