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下载app安装动态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祝兄弟们新的一年如意吉祥,长安喜乐。

===================

蒙古汗王皇宫的‘万安宫’中,黄少宏在新军将领的拱卫下,坐在原本属于蒙古大汗的宝座上。

皇宫原本的主人蒙哥眼中带着愤怒不甘之色跪在阶下,他的家眷和其他黄金家族,都被汉人士卒压着跪在他的身后。

黄少宏先是打量一番周围,然后不屑道:“怪不得外族总是觊觎我中原锦绣山河,便看这座蒙古汗王的宫殿,放在临安,连普通的大富之家的宅院都比不了!”

耶律晋在一旁赔笑道:“皇上说的是,这蒙古苦寒之地又怎能与我天朝上国相提并论呢!”

他转换的倒是快,此时已经把自己当朝天朝汉人了。

蒙哥抬头看着耶律晋,狠狠的啐了一口,怒道:“金灭辽国,我蒙古灭金,便与耶律家有恩,两代汗王重用父,如今耶律家竟然反咬一口,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

耶律兄弟脸上都显出愧色,不再言语,黄少宏却呵呵一笑:

“金太和七年,金国登记在册的百姓七百六十八万户,约四千五百八十一万人,蒙古灭金,只得户八十七万,人口为四百七十五万余人,金国四千多万人,所剩不过一零头而已!”

“金灭之后,蒙古南下中原,丞相伯颜建议窝阔台屠杀北方汉人,汴梁城以北的汉人几近灭绝,若非中书令耶律楚材对屠杀坚决反对,汴梁城中百万汉人怕也难逃蒙古屠刀!”

爱笑的运动服少女

蒙哥忽然仰天大笑:“成者王侯败者寇,在我草原,失败者就是牛羊,就是牲畜,就是可以随意屠杀的奴隶,以此指责我蒙古残暴吗?”

他眼神一凝,严肃道:“这证明还不是一个合格的王者,我以败于手而感到羞辱!”

黄少宏笑着站起身,走到蒙哥身前,反手就是一巴掌,直把这位蒙古汗王扇的口水与槽牙齐飞,鲜血与门牙共舞。

‘啪’的一个嘴巴,将蒙哥直接抽翻在地,一口牙被扇掉了八成。

黄少宏说着一脚踏在蒙哥头上,让他的脸紧紧贴着地面,然后笑着道:“的意思是胜利者就可以随便杀死自己的战俘是吗?现在我战胜了,怎么说?”

“杀了我,杀了我!”

蒙哥如同落入陷阱的野兽,除了拼命嘶嚎、发狠,没有任何用处。

“把他子女押过来!”

黄少宏一声令下,李皓熙、杨过、周睿几个都带着亲兵如狼似虎的扑过来,将蒙哥的子女押到价前,五子、三女、还有两个驸马都跪成一排。

蒙哥见到自己的子女都跪在自己面前,他愤怒的朝黄少宏喝问道:“要干什么?”

黄少宏用脚踩着他的脑袋却是理也不理,只朝他子女问道:“们之中哪个杀过汉人?”

耶律晋将他的话翻译成蒙古语,三个公主没有说话,蒙哥的五个儿子和两个驸马都大声的说杀过汉人,他们目光中带着恨意与怨毒,恶狠狠的看着黄少宏。

黄少宏有些诧异,没想到蒙哥的儿子都这么有钢,而且就连最小的那个,看上去十一二岁的小崽子也沾染过汉人的鲜血。

他指着其中年岁叫长的问道:“这个叫什么?”

耶律晋介绍道:“这位是蒙哥长子,孛儿只斤·班秃!”

‘噗’黄少宏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说他叫什么?斑秃?我说阿晋可别骗我!”

耶律晋原本对父亲投靠黄少宏极不愿意,他好好蒙古将军不做,去投靠个什么萨满祭祀,他哪能心甘情愿。

但此时此刻,那点不情愿早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,北伐大将军都做了,指挥十万兵马,那是何等风光,此时已经做了皇帝的黄少宏,叫他一声‘阿晋’这货感觉骨头都酥了。

连忙赔笑道:“启禀皇上,臣哪敢骗您啊,他确实叫班秃!”

黄少宏哈哈大笑:“好,将这班秃给朕当着蒙哥的面凌迟处死,让这蒙古大汗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!”

他可不是说说的,说凌迟就凌迟,让州长亲自动手,先扫描班秃全身,然后避开其身上的血管,选择非致命处下刀,每割一刀立刻有人上来为班秃止血,足足割了一千刀。

结果这班秃还没死,蒙哥以及那些残余的黄金家族,蒙古王公们,就都在班秃的惨嚎声中奔溃了。

这些人每一个都提刀杀过人,甚至用人头骨做成的酒杯饮过酒,还有的曾经把婴儿尸体插在长矛上取乐。

杀人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,可他们哪里亲眼见过这么残忍的杀人方法,把人都要割成骨架了,那人还依旧没死,这种残忍简直超乎了他们想象的能力。

尤其是这种残忍残酷的杀人方法,落在他们这些王公贵族身上,想想都不寒而栗。

一千刀之后,州长将班秃推倒在地,看着他如一个活骷髅一样在地上轻微抽搐,最后在痛苦呻吟中死去的时候,这些往日拿人当牲畜的蒙古王公们,有不少都被吓得尿了出来。

黄少宏看了看蒙哥另外的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婿,刚才还一脸凶狠叫嚣的几人,此时比鹌鹑还鹌鹑。

杨过在旁边笑道:“师兄,都说蒙古人都是勇士,没想到他们的王子这样的废物!”

这小子上战场之后,仿佛激活了杨家世代为将的基因,杀起敌人来热血沸腾,看到这种虐杀鞑子的场面,不但没有不适,还有隐隐兴奋。

黄少宏摇头笑道:“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勇士,那些不怕死的人,只能说明他们还没见过更狠的手段,一个人不怕死,杀他全家,看他怕不怕,杀他全家都不怕,那就说明这个人极度自私,那就像今天这样弄他!”

杨过追问道:“那要是千刀万剐也不怕呢?”

黄少宏‘嘿嘿’一笑:“那就十万刀,百万刀!”

周睿在一旁借口道:“怎么可能啊师兄,我看他们连一千刀都挺不住,怎么可能会挺住十万刀、百万刀呢?”

“们两个就是不会变通,今天割他一百刀,然后好吃好喝养着,什么时候痊愈了、养胖了,再拉出去割一百刀,如此反复,割他个十几年慢慢攒不就凑出来了!”

耶律晋也是凑趣,大声将三人的对话翻译成蒙古话,这下可好,在场无论汉人还是蒙古人,全都打了一个激灵,这人实在太可怕了。

黄少宏这番作秀不是为了满足个人恶趣味,而是为了立威,果然他一番雷霆手段下来,让所有蒙古王公和所谓的黄金家族都噤若寒蝉。

慢慢的有人开口乞求,愿意成为中原天子的奴仆,接着这种声音在蒙古王公中慢慢扩大,最后所有人都不断哀求着中原天子的宽恕。

黄少宏认为‘相由心生’这个词语形容的很对,自己长的这么英俊潇洒,心肠自然也是硬不起来的,所以只让人杀了蒙哥一家的男子,之后就赦免了所有人。

当然他不可能没用任何手段就宽恕这些人,而是将他们弄到一个大的房间里,趁着他们情绪极度不稳的时候,用‘移魂大法2.0’挨个催眠。

最后这些蒙古王公、黄金家族,全都拜服在黄少宏脚下,成为了他忠诚的奴仆。

在这些人中,黄少宏选出两个人才,一个是成吉思汗之孙,‘孛儿只斤·拔都’是‘术赤’的嫡次子。

另一个也是成吉思汗的孙子,是托雷的儿子,忽必烈、蒙哥的兄弟‘孛儿只斤·旭烈兀’!

这两个人黄少宏可是久仰大名了,在后世都知道蒙古曾经数次西征,其中著名的‘长子西征’就是‘孛儿只斤·拔都’领军。

‘拔都’率部入侵波兰、匈牙利、斯洛伐克、捷克,直至抵达奥地利的维也纳附近、多瑙河畔,这也是蒙古大军所到最西的地。

而‘孛儿只斤·旭烈兀’的战绩也是不俗,不但参与了‘长子西征’还在后来,独自领军攻占了巴格达、占领了叙利亚,灭了阿拉伯帝国,建立了伊利汗国,战绩那是相当的牛逼。

黄少宏将这两人挑选出来,用‘移魂大法2.0’重点在两人身上下功夫。

在催眠的过程中,他发现‘拔都’有旧伤在身,可能命不久矣,还用‘治疗药水’、‘净化药水’给两人都调理了一番身体状况。

让自己这两只爪牙忠犬,能够活的久一些,这样也能多为自己卖几年命了。

当他带着这些蒙古的王公贵族出来的时候,所有的黄金家族和王公贵族都已经是一副极度臣服的姿态。

而且看上去是那种发自内心的臣服,这些人看向黄少宏的眼神里充满了狂热,仿佛面前就是他们信仰的神灵。

收服蒙古王公之后,黄少宏再次召见了来自西方的欧洲使团,将曾经说过的话再讲了一遍,告诉他们只有两个选择,臣服或是灭亡。

当然还有那些传教士,让他们给教皇带话,命其更改信仰的问题,黄少宏也再次强调了一番,之后就让人放他们出城,回归自己的国度了。

在欧洲使团离开之后,黄少宏先是宣布蒙古草原纳入天朝版图,蒙古部族纳入天朝的从属民族。

给‘孛儿只斤·拔都’与孛儿只斤·旭烈兀’两人下令,即刻收拢草原所有部落势力,然后出兵西征,他定下的目标,是打下包括北方俄罗斯在内的整个欧洲。

蒙古当年西征之所以没有站住脚跟,主要是去的人太少了,攻下的城池、国度,没有人留下来管理、驻防,这样只能掠夺、威慑,命其臣服,却并不能将之转化为自己的领土,那样在黄少宏看来,打和不打也没什么区别。

这一次黄少宏直接下令,蒙古倾巢而出,有多少兵,多少人,都给我派过去,要将整个欧洲彻底打下来。

周睿诧异的问道:“师兄,刚才召见那些洋夷使者的时候,不是说给他们一年的时间吗?”

黄少宏好笑道:“我说就信啊,那是麻痹他们而已,兵贵神速,他们前脚刚返回欧洲,朕的蒙古西征大军就去了,朕要的东西,不用他们给,朕自己会去拿!”

黄少宏收服了蒙古,特意返回了一趟游戏世界,定做了一批精炼的铠甲、弯刀,将这些装备和足够的粮食留给蒙古西征军。

之后他就带兵返回了中原,当然随行的还有那些蒙古王公的家属,从此这些蒙古王公、黄金家族的根从草原转移到了江南临安。

至此天朝北方再无战事,万事都有蒙古大军做为屏障。

黄少宏回到临安,择良辰吉日,举行正式的登基大典,宣告天下,建立人朝,同时他将自己的名字‘鹿清笃’改成‘黄少宏’。

以后中原人皇的名字,就是‘黄少宏’!

黄药师因为这件事感动的够呛,他认为‘鹿清笃’登基之后改姓‘黄’是不忘本,也表明自己出身桃花岛。

黄少宏真想说一句您想多了,但看老头一脸感动的样子,还是没忍心打击他。

登基之后,黄少宏以皇帝的名义册封小龙女为皇后,李莫愁为贵妃。

李莫愁为了地位低于师妹小龙女的事情郁闷了好几天,直到后来床第之间,黄少宏说漏自己皇后不止一个的事情,这魔女才算喜笑颜开。

黄少宏心里吐槽这‘傻妞’,这有什么好开心的,也不想想,皇后都不止一个,贵妃岂不是更多,不是更没有地位么,当然这事他也不能直说。

除了册封皇后和贵妃之外,黄少宏还论功行赏,郭靖驻守襄阳多年守护中原有功,封靖王。

耶律楚材护开封百万汉民平安,又为新朝出力极多劳苦功高封辽王。

其余北伐将领一律按战功分封爵位,杨过、周睿、李皓熙、耶律齐一律封侯。

至于江湖各派,都用战功兑换神功秘籍然后各自返回门派。

中原初定,黄少宏在登基大典上接受文武百官朝拜的时候,就感觉一股沛然之力,从四周汇聚而来,笼罩周身,但转眼就让胸口那块破铜吸走。

他知道这是破铜在吸收国运和帝王龙气修复自身,心中不免升起了些许危机感,这破铜是否欺骗图谋自己还未可知,为了以防万一,应该加快提升实力的速度了。

不过为了那破铜说的什么信仰之力,黄少宏还是下令,凡天朝范围内所有教派,都需立一尊人皇神像,早晚供奉,否则就会被视为邪教加以铲除。

黄少宏在临安又闭关数月,这期间不但将‘斗转星移’习练纯熟,还将‘神龙素女功’传授给小龙女与李莫愁,平日里没事就双修提升功力,让两女面红耳赤的同时,对这种快速提升实力的方法又有些乐此不疲。

数月之后,黄少宏接到蒙古西征军一连串的捷报,同时和这些捷报一起送来的还有欧洲许多小国的降书,这些都是乞求天朝皇帝高抬贵手,然后自愿并入天朝的欧洲小国。

另外罗马教皇的使者也到了临安,将教皇的信件转交给中原人皇,在信中,教皇谴责了中原天子的暴行,让其立即撤军,否则梵蒂冈就会团结欧洲诸国发动圣战,东征中原。

黄少宏让州长用拉丁语给罗马教皇写了一封回信,让教皇使者带回梵蒂冈,新的内容是这样的:

“赶紧东征吧,我都等不及了!”

当罗马教皇看到这封回信的时候,眼睛都瞪出来了,现在在他眼中这东方的君主就是个恶魔,是个战争狂人。

黄少宏给蒙古西征的两大元帅孛儿只斤·拔都’与孛儿只斤·旭烈兀’各自下达了一道旨意,让两人开始放手杀戮,攻城之后的战俘只留下女人,男人杀八成,剩下两成押送回中原充当奴隶。

而且让两人把这种屠城行为,宣传成一种报复,报复罗马教皇对中原人皇挑衅的回击。

中原无事,天下安定,黄少宏便将神雕世界的时间流速,设定成为正常流速之后,就返回了现实世界。